老油条
老油条
老油条

每天分享新知识 我就是油条侠

  • 累计撰写 48 篇文章
  • 累计收到 79 条评论

把最美好的祝愿留给尘世的陌生人

老油条
2020-11-22 / 0 评论 / 49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
海子

海子 | (1964-1989)

原名查海生,出生于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高河镇查湾村,诗人。

1989年3月26日在山海关附近卧轨自杀,年仅25岁。这一天是春分后的第一个星期日。在公历中,这一天是复活节。也是在这一天,诗人海子离开了我们。 此后的31年里,每到春暖花开的日子,人们总会想起海子的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。

每个有梦想的人,心中都有一个海子。

在他那,你总能读到麦地、大海、村庄、鲜花、天空、太阳等清新的字眼,每一个接近他的人,每一个诵读过他的诗篇的人,都能从他身上嗅到四季的轮转、风吹的方向和麦子的成长。可以感受热腾腾的生命气息,暂时忘却生活的黯淡与现实的迷茫。

今天我们阅读海子,不仅仅是为了怀念,而是他写尽了我们所有的青春、梦想和生活,是为了证明我们并未老去,并未被完全物化。

阅读海子,能让我们在喧嚣与浮躁中保持一份宁静与美好。春天,我们纪念海子,纪念我们的青春、梦想和不老的理想主义情怀!

海子真的死了吗?

面朝大海

我想,在很多人的心中,那个死去的海子真的只是死去了它的躯体,他的灵魂、思想、精神一直在伴随着我们。

或许在我们每个人心中的海子,都只是那十个海子中的一个,亦或是那千万个海子中的的一个。有多人已经过了“以梦为马”的年纪,却又在某些时刻会想起那个在我们心目中伴随着我们的海子。

从此再不提起过去,痛苦或幸福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——《秋日黄昏》

海子带着对诗歌精神的信念走入诗歌,走入永恒。他直接成为这种精神的象征。海子的诗歌精神即浪漫精神。它要求通过一次性行动突出原始生命的内核和本质。海子的诗歌就是这种行动,它给我们展现了一个宠廓的前景,我们开始从当下的现实抬起头来,眺望远方。天空和大海的巨大背景逐渐在我们身后展开。

海子是一个抒情诗人。海子曾说过,抒情就是血。他的所有作品都呈红色,都是用血浸泡过的,都是经过了火烙后生成的。从1984年的《亚洲铜》,到1989年3月14日的《春天,十个海子》,表现出诗人一生的热爱和痛惜,对于一切美好事物的眷恋之情,对于生命的世俗和崇高的激动和关怀。

海子的诗歌世界是非常复杂的,他的诗歌观念是对古代史诗、近代抒情诗、浪漫主义诗歌和现代主义诗歌理念的综合。从思想上,他接近于一个存在主义者;从情感上,他接近于一个浪漫主义者;从精神上,他接近于一个“狂人”式的先知;从认知方式上,他又是一个充满神性体验色彩的理想主义者。在诗学观念上,他深受尼采、海德格尔等人的影响,相信“酒神体验”的力量,相信“大地”原始伟大的本质力量;在艺术观念上,他又特别认同凡·高、荷尔德林那种疯狂的气质。

海子的抒情诗写得很美,充满了神启式的灵悟意味,笔下的事物放射着不同凡响的灵性之光。

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,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。——《活在珍贵的人间》

海子诗歌的起点是生命元素。他自称他的长诗创作是出于某种巨大元素的召唤。这些生命元素潜藏在文明的深处。用哲学的语言表达就是本体和实体。海子的实体与意象派诗人的“实体”有着根本的不同,后者只是对具象的强调。海子的实体是沉睡在我们文化中的原始生命和精神。在创造之日,实体活动起来,成为主体。诗作为主体行动体现在但丁、米开朗琪罗、莎士比亚、歌德的创作中。他们与原始力量之间的关系是造型的,史诗的关系。

原始的主体力量的流动造就了人类文明史上最健全最高贵的文化,造就了史诗、悲剧和建筑。海子的诗自觉地承受了这一实体的命运,这一命运以太阳为象征。他的诗表达不是个体对这一原始本体的追求,不是对文化的历史性起源的再造,而是本身作为主体的行动,歌唱,燃烧。在这样一个本体焚烧的世界,现代世界的人与世界,精神与自然的紧张第一次得到和解。大地上死去的一切得到复活。天空和河流绽露出亲切的微笑,仿佛庆祝人类浪子的回归。

呈现在海子诗中的世界无疑是一个理想化的世界。它是原始生命通过人类的语言创造的另一个世界。它顽强地群临于这个世界之上。它的光芒照见了这个世界的荒谬和黑暗。这种创造正是浪漫主义的精神。

海子诗歌的起点是生命元素。他自称他的长诗创作是出于某种巨大元素的召唤。这些生命元素潜藏在文明的深处。用哲学的语言表达就是本体和实体。海子的实体与意象派诗人的“实体”有着根本的不同,后者只是对具象的强调。海子的实体是沉睡在我们文化中的原始生命和精神。在创造之日,实体活动起来,成为主体。诗作为主体行动体现在但丁、米开朗琪罗、莎士比亚、歌德的创作中。他们与原始力量之间的关系是造型的,史诗的关系。

原始的主体力量的流动造就了人类文明史上最健全最高贵的文化,造就了史诗、悲剧和建筑。海子的诗自觉地承受了这一实体的命运,这一命运以太阳为象征。他的诗表达不是个体对这一原始本体的追求,不是对文化的历史性起源的再造,而是本身作为主体的行动,歌唱,燃烧。在这样一个本体焚烧的世界,现代世界的人与世界,精神与自然的紧张第一次得到和解。大地上死去的一切得到复活。天空和河流绽露出亲切的微笑,仿佛庆祝人类浪子的回归。

呈现在海子诗中的世界无疑是一个理想化的世界。它是原始生命通过人类的语言创造的另一个世界。它顽强地群临于这个世界之上。它的光芒照见了这个世界的荒谬和黑暗。这种创造正是浪漫主义的精神。


0

评论 (0)

取消